1. <big id="gnzag"></big>

    1. <thead id="gnzag"><option id="gnzag"></option></thead>
      <tr id="gnzag"></tr>
      1. 新羅新聞網歡迎您!

        “銃樓“的風采 --閩西紅一團駐云潭團部舊址

        來源:作者: 陳炳添時間: 2020-08-20 0條點擊0條評論

        重新翻修中的“銃樓”(2018年11月,陳敏攝)


        獨特的位置

        蘇坂鎮云潭瓦洋村的“銃樓”是當年閩西紅一團駐云潭村時團部的駐地舊址。該樓是“裕寧堂”的護厝,處于村子中心地段,地勢偏高、背靠后頭山。舊時它的北側有一條直通和目、拱橋以及源平的鄉道,南側也有一條能潛入前、后坑的山路,前面不遠處則是村子的中心主道。由于所處的地理位置是三叉路口:且第證州,交酒便利,四通八達。從軍事角度上來說,既能居高臨下,俯覽全村,又便更于防衛和疏散,是設立指揮所不可多得的理想位置。

        精妙的構筑

        “銃樓”創建于清朝光緒年間,距今已有130多年歷史。據說當時社會動亂,鄉下匪患不斷,人們的生命財產得不到保障。于是“裕寧堂”第22代祖考友尚公就主持籌劃興建起這個士樓,目的是為族人躲避匪患之用。該樓占地面積200多平方米,坐北朝南,是土木結構,墻體十分堅厚,共建有三層。該樓建筑風格獨特,布局講究巧妙。入戶門外部呈“凹”字形,左右護房突出很多,放有槍眼,可保護嵌在中間的大門不受外來攻擊。大門構造與眾不同,其門框用四塊長條石做成,內門框上方還安有注水裝置,意在保護大門不受火攻威脅。兩扇大門板也很厚重,里面用黃杜橫木做門栓,顯得非常牢固。進入樓內,中間是廳堂兼走廊,東西兩邊各有兩個房間,靠北面墻邊設有樓梯,一至三層均如此設置。樓內每個房間和二樓廳堂的窗戶都放得很矮小,只供向外觀察,不求通風采光,而且多處設有槍眼。

        從外部看,“銃樓”鶴立雞群,視野開闊,立于樓上便于觀察瞭望,了解周邊情況。星頂出水部分沒有出太寬的橡瓦,而是用磚疊砌而成,幾乎接近墻體。樓的四周也沒有設置突出外部的陽臺、樓廊之類,目的是為了防止火攻和外敵攀爬攻擊。整座樓呈碉堡式構造,突顯易守雅攻,具有防火防盜,防匪防攻的功能。 正因如此,這座“銃樓”名稱的由來還流傳著一段佳話。 據說有一年某村的土匪頭子林某高帶隊攻進云潭村,村民們都嚇得跑上山去躲藏,也有一部分人躲進附近的“防匪樓”里避難。匪徒們找不到人,就放火燒了村中的幾座房子,然后氣勢洶洶地撲向“裕寧堂”而來。這時躲在“銃樓”里的幾個大膽村民,在族長的指揮下,用土銃伸出樓里的槍眼,朝匪徒們放了幾銃響炮,匪徒們不知所措,嚇得四散潰逃,從而保住了“裕寧堂”免遭火患。從此,這個士樓就被人們稱為“銃樓”了。

        紅軍的團部

        據《龍巖人民革命史》一書記載:1930 年春,新改編的閩西紅軍第一團在團長鄧毅剛、政委郭滴人、參謀長魏成東的率領下,向巖東、永福一帶頻繁出擊,意在消滅團匪,建立和鞏固紅色政權。一月攻打雁石,二月又挺進雁石、白沙、捷步。三月應永福群眾要求,直趨永福赤水山,擊潰安溪土匪肖克已,又挺進和溪消滅反動大刀會。部隊在永福郎車休整后,又出發前往蘇內區、福蘇區一帶。3月中旬,部隊來到云潭,收繳當地反動民團槍支十多支,并駐扎在云潭發動民眾,分田分地,成立赤衛隊、農協會、兒童團和婦聯會等。

        據老紅軍交通員陳文河證實,當時紅一團的團部就設在“銃樓”,因為這兒的地理位置和特殊構筑與紅軍指揮員的要求相符,且這里與“蘇內區蘇維埃政府”辦公地點“昆山祠”相距不足200米,便于工作聯系。沿該樓一層樓梯上到第二層,靠東南的一間房門邊尚存有一個“糧”字,估計這房間應是當時的后勤給養機構。對面西南一間門邊則寫著“宣傳科”三個草字。上到第三層,靠西北一個房間門邊有明顯的“團長”和“政治委員”標識,應該是鄧毅剛和郭滴人的辦公室或臥室。而西南房門邊寫有“秘書處”三個字,靠東南房門邊留有“禾曹記”字,靠西北間門邊則明顯寫著“參謀處”三個字。由以上殘留的種種跡象表明,這里確是當年紅一團團部指揮所駐地。據老一輩人說,當時“銃樓”周邊民房住滿了紅軍,村民陳添海還用南瓜葉為一個紅軍傷員療過傷?;锓烤驮O在“銃樓”下邊的輔厝里。早上紅軍還在曬谷坪上操練,晚上常在“裕寧堂”里開會,該樓四周有紅軍戰士站崗放哨。

        崢嶸的歲月

        “銃樓”,像一位飽經滄桑的老人,它見證了一個多世紀的人間風雨,更目睹了當年“收拾金甌一片,分田分地真忙”和“風展紅旗如畫”的壯闊場面??稍?0世紀50年代,由于政治歷史的原因,該樓的樓主們大都被劃定為“階級異已”成分,樓內的房間被瓜分給好幾戶其他的村民掌管,“裕寧黨”后裔只剩陳開初一戶(現陳慶庭)長期居住至90年代初。隨著時代的發展和社會的變革,該樓已有好幾年沒人居住和管理了,如今已是年久失修,破舊不堪。外墻遭受長時間的風剝雨蝕,粉刷層已基本脫落,裸露出斑駁粗糙的墻體,而且還出現了多處雨水沖刷的溝痕和裂縫。屋頂椽瓦破爛,多處漏雨。樓內樓板、門窗乃至梁柱也都嚴重腐蝕,人走在上面,有搖搖欲墜之感。只有當年留下的那幾處紅軍團部各個機構的文字標識還依稀可見。

        不朽的豐碑

        隨著時光的流逝和人世的變幻,“銃樓” 似乎失去了當年的風韻,其歷史功績卻不可磨滅。想當年,“銃樓”窗口透出的燈光,是云潭革命民眾的指路航燈,它照亮了一批又一批革命志士前進的道路。從這樓里發出的號令,曾指揮著紅軍戰士取得了攻打漳平、保衛郎車的一次次勝利。 在此后的三、四十年代,以陳慶云烈士為代表的革命者,在云潭、內山一帶開展革命活動期間,曾多次在“銃樓”里集會,制定出戰斗部署,謀劃各項克敵制勝的作戰方略,指引著這一帶的革命人民進行艱苦卓絕的革命斗爭,而且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勝利。我們要牢記歷史,要繼承和發揚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勇往直前的精神,要挖掘出革命歷史文物所賦子的精神實質和內涵。我們堅信,“統樓”將激勵著云潭人民與時俱進、開拓進取,努力實現致富奔小康的中國夢。統樓將是我們進行革命傳統教育的好教材。銃樓是一座不朽的豐牌,其革命精神將永存、世代相傳。

        本文摘自《龍巖文史資料》第四十七輯

        chinese男军警自慰免费观看丨中文字幕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不卡丨欧美换爱交换乱理伦片在线观看丨182tv福利免费视频最新网站
        1. <big id="gnzag"></big>

          1. <thead id="gnzag"><option id="gnzag"></option></thead>
            <tr id="gnzag"></tr>